简体

网站无障碍声明| 邦邦听图客户端下载|网站浏览辅助工具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自强风采

我的“单脚跳”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4日  作者:王志微  审核:倪洋  编辑:倪洋  信息来源:南昌市残联

小林(化名)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在她还不到一岁的时候,那时刚开始学会走路。有一次,小林的妈妈正在切年糕,调皮的她把手伸了过去,妈妈没注意直接切在了她的手指头上。当时鲜血直流,痛得她哇哇大叫。妈妈赶忙抱起她直奔村里的诊所,当时村里就只有这一家诊所,医生也是刚毕业。诊所医生用纱布简单地帮她把伤口包扎了一下,然后开始给她打针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当天晚上,小林一直高烧不退。后来,医生说由于打针的原因引起了腿部肌肉萎缩坏死,从此她便与医院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那时候,家里人带着她到处求医,但是她腿部情况却越来越严重,渐渐地,家人也慢慢失去了信心。当时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好,加上家里的经济条件差,为了治腿,家里面已经负债累累了。正好她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于是治腿的事就只能暂且搁着了。

上小学那会,同学们看着她的走路姿势很“活泼”——单脚跳。和他们不一样,就会欺负她,说她是瘸子,嘲笑她,受同学排挤,被嘲笑说是瘸子的她,每次都会哭,问自己:“为什么?她就和别人不一样,为什么?”

初中以后就一直留在县城上学。大家也不会像小时候当面嘲笑,接受的帮助越来越多了,受到帮助的她心里很开心,觉得自己融入了这个大家庭,但是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时常会感到自卑。也经常会被同学问到:“你的腿怎么会这样,是怎么受伤的呀?”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对大家解释:“是小时候医疗事故造成的”。然后大家就会投来同情和惋惜的眼光。但就是这种眼光,让她更加的想要变得和大家一样,她也想正常的走,正常的跳,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······

大二那年,她和父亲说她想治腿,她想走路。父亲想都没想说:好。她跟他说她想截肢。父亲听后一愣:“截肢虽然是最省钱有效的办法,但是你要知道截肢后,就永远失去了大腿。同时截肢对你也是最痛苦的,截肢后的伤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愈合。截肢后也有可能会有遗症。要不她们先去大城市看看能不能把腿治好,就算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,也比截肢强。

就这样,父亲带着她又一次踏上了求医之路。她们来到了上海,做了腿部延长术,之前短一截的残腿,手术后还是比正常的腿短一点,还是着不了地,很显然手术失败了。

生活又回了起点,她还是那个单脚跳的女生,还是那么的与众不同。很快,她们迎来了实习期,同学们都去大城市实习了,而她回到了小县城。这一次,她很幸运的进入了残联这个大家庭,在这里,她不再“特别”了。身边有很多和她一样的朋友、同事。他们有的双腿不能行走,靠拄双拐杖的,有手和脚同时着地一起慢慢拖行的,还有佩戴假肢的,等等······但是他们看起来一点也不消极、自卑,而是坚强乐观,活泼开朗。他们有的甚至还承担起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,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
她不再去纠结为什么她和别人不一样,与其纠结过去不如改变现在,在这里第一次真实的接触到假肢患者,更加让她坚定了做截肢手术这个想法,身边很多领导同事,看到她的身体情况也建议她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。

残腿是否还有康复的机会。如果不可能康复,那么她适不适合做截肢手术。回到家里,小林和家人商量后,决定去一趟北京。当时她挂了专家号,并做了一个全面系统的检查。医生看到她腿上的刀疤就知道她做腿部手术已不下十余次了。他说:“你左腿常年着不了地,肌肉也已经严重萎缩、变形,治疗康复概率偏低,康复效果不能保证,现在年龄也不小,肯定也希望是直接有效的办法,截肢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,再加上现在的医疗技术没有以前那么局限,假肢也在不断地更新,截肢手术对医生来说也已经不是高难度的问题,省级医院也足够做这个手术了。”

回到家后,大家都迫不及待的问她:“检查情况怎么样?”小林一一告知家人。她也向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报备了自己的身体情况。随后,领导跟她说,现在有一个免费为肢体残疾人安装假肢康复的一个项目——“南昌市民生工程假肢安装救助项目”。如果她决定了要做截肢手术,可以为她申请一个指标。她开心的立马点头说:“她要做。”

随即家人陪她来到了省假肢中心,工作人员检查了她残肢情况,建议她做膝离段截肢手术,并帮她联系了南昌一附院的一名主治医生。2016年5月26日,她做了截肢手术,术后第二天,单位领导和同事来医院看望她,为她加油打气,让她好好康复,看完她后他们又立马赶回县城继续工作。原以为手术后应该很快就康复出院了,没想到因为她的体质较差,伤口一直愈合不了,出现了大出血情况,一直在反复换药治疗,换药半个月后还是不见好转,当时真地好害怕,担心是不是又像之前的手术一样失败了。

清晨医生巡房,小林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哭着问医生:“伤口一直没见好转,她这样还要多久。”医生一边安抚她的情绪,一边地耐心解释,他说:“术后恢复是要有一定时间的,总会好的,只是你花的时间要比别人长一点而已。”单位领导和同事知道了她术后恢复不理想,纷纷打电话鼓励她,让她不要灰心,要好好听医生话,好好康复。他们向她讲解了截肢手术后出现各种问题,还给她看截肢病友在机构康复训练的照片、视频。看到视频里有比她年幼的弟弟妹妹,还有60多岁的大爷,他们都能坚强的做康复,她默默的下定决心,不管多难多久,她都要挺过去。

小林的伤口需要每天打针换药,住院费用又偏高。于是医生建议她转院回到县医院继续治疗。6月27日,她回到当地县中医院,办理了住院。每天打消炎点滴,换药,一个月后伤口在慢慢地愈合。又过去半个月,她康复了,终于可以出院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由于住院期间休息了那么久,她也没好意思一个人在家闲着,加上自己的状况还可以,便拄着拐杖去上班了。

又一个月后,领导陪着她来到了指定康复中心进行了假肢取模,在等待模型成品出来的时候,小林看到训练厅都是病友们在接受训练,大部分都是比她年长的人。突然,不远处传来哭声。上前一看,原来是一位阿姨因为穿上假肢后在哭。她问她怎么了?阿姨说:疼,真的很疼······她不由的一愣,开始担心穿上假肢后的她会不会也疼的受不了。

两天后,小林的假肢模型已经做好了。在技师的帮助下,她顺利的穿上了假肢。穿上假肢的她,迫不及待的想走走看。技师问她,假肢套贴着肉会不会不舒服?她如实说了她的感受,有点勒。技师马上让她脱下来让他拿去工作室重新修改。过了一会,技师把改良后的假肢套又让她穿上,并亲切地跟她说,要是还有哪里不舒服都要如实跟他说,因为只有穿戴舒适才能进行步态训练。就这样一直试戴修改试戴修改。很快,她的假肢套就再也没出现勒着的问题了。接下来,就是步态训练了。技师扶着她,让她站起来试试,看着镜子里穿上假肢双脚着地的自己,有点不敢相信这还是她么?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,这一次不再是悲伤的眼泪,而是喜悦的泪水。

记忆当中从没有正常走过路的自己,一开始的步态总达不到效果,康复技师耐心的教她动作:身子放平,走路要稳,切记别慌,他们耐心地纠正她走路的姿势。在康复中心,每天和病友们在一起相互鼓励,相互监督。短短一个月康复生活就过去了,她们大家看到彼此的进步都。进步的速度加快了,时间也过的很快,为期一个月的康复时光就过去了。

回到家后,一开始家人反对截肢的所有的顾虑,看到她真真正正的走到他们面前,所有的担心都不攻自破了,陪伴了她20多年单脚跳的形象,如今,终于变得和大家一样,能正常地走、正常地能跳、能说说笑笑···

是党和政府的关怀,是各级领导关心,给了她第二次生命,给了她“正常”的身体。“南昌市民生工程假肢安装救助项目”给予了她面对生活的信心和独立生活的能力,小林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她的帮助,她将永远铭记在心里,并会把这种温暖传递下去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,弘扬社会正能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