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体

网站无障碍声明| 邦邦听图客户端下载|网站浏览辅助工具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自强风采

见证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30日  发布机构:  作者:孟国鸣  核稿人:孙鹏飞  来源:

今年五月,单位给了我一个去厦门铁路疗养院荣誉性修养的指标。这天一大早,在同行的同事小邱的陪护下,我们兴冲冲赶到五年前启用的南昌西客站,经过开放式的候车大厅来到站台,一列蓝白相间的“复兴号”高铁列车已静静等候在那里,用她那流线型的身姿,迎接着八方来客。踏进G5308次列车,一种温馨的氛围立刻包围了我们,只见一排排同样是蓝白相间的高背航空式座椅,整齐划一地朝列车运行的方向排列着,宽敞明亮的车厢里,刚上车的旅客有的在找座位,有的在放行李,还有的面带笑容坐在位子上和身边的人小声说着什么,列车上的广播播放着轻柔的音乐,广播员正在柔声细语地提示着旅行安全常识,车厢内洋溢着欢乐祥和的气氛,再也没有过去车上人声嘈杂、空气混浊的景象。这一切让我不禁心中暗喜,心想这一定是一次愉快的旅行。

7时24分,高铁列车准点发车,短短几分钟后运行速度就提了起来,列车风驰电掣,车厢内却异常平稳,没有一点咣当咣当的嘈杂声音。此时,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窗外的景色像电影里的快镜头一闪而过,一会儿掠过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,一会儿是远远的青山绿水,一会儿又是高楼林立的城市风景。虽并不能亲眼所见,但凭着过去的记忆,我脑海中依然有着一幅幅动态的迷人画面。望着车厢前部屏幕上时速300公里的提示,有旅客发出惊叹:这高铁又快又稳,真舒服啊!这番感慨激起了我心中的阵阵波澜。细细想来,作为一名铁路人,我曾亲历了改革开放前中国铁路的落后和窘况,也亲身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铁路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。抚今追昔,我禁不住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。

父亲是一名老铁路,小时候,我们家住在距离南昌30公里远的一个小镇上。虽然这个小镇当地人不算多,却有着18个铁路单位和工区,还有1个江南最大的铁路编组站,久而久之,人们都习惯性地把这个小镇叫“铁路镇”了。那时候站车都不是全封闭的,铁路子女们放学后喜欢在站台上和铁道边玩耍。孩提时代,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父亲带我去南昌看眼病,因为可以坐火车。虽然知道我患的是不可治愈的眼疾,但父亲依然坚持定期带我上医院复诊,取回一些维生素片和鱼肝油丸。每次坐火车,我都异常兴奋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不眨眼地欣赏窗外变化的风景。其实,那时的火车与现在的根本没办法比,车厢里到处脏乱差,只有30公里的路程,却站站要停,不晚点也要跑一个多小时,尽管如此,我依然乐此不疲。还有更令我兴奋的事情,那就是铁小组织学生们去南昌春游,几百个孩子一起坐上火车,一路欢笑、一路歌声。那时候北京的孩子们喜欢唱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们“铁路镇”的孩子们则最喜欢高唱《火车向着韶山跑》,同一首歌,你方唱罢我方唱,车厢里那个热闹劲儿就甭提了。

突然有一天,我对坐火车的兴趣有了一些变化,那是因为尝到了坐火车的苦头。当时铁路职工和家属都有免票坐火车探亲的待遇,父母亲每四年都要带着我们回一次老家。因为没有直达河北老家的火车,每次探亲,都要先坐一天一夜的火车到上海,再转车经过南京浦口过轮渡沿津浦线一路北上,再坐一天一夜火车才能到达老家所在的那个小站。火车上严重超员,到处人满为患,冬天空气污浊,夏天酷热难当,连上个厕所都要有排除万难的勇气和力气,两天两夜的火车坐下来,人疲劳的几乎站不住。不仅如此,还时常碰到突发状况,有一次,母亲在拥挤的火车上被小偷掏了包,被偷走了二十多块钱,气得母亲直掉眼泪,一天没吃没喝。这些遭遇,让年少的我慢慢变得害怕坐火车了,特别是坐长途。

七十年代末,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,我也随后顶替父亲进了铁路。那时上下班,我们都要早出晚归坐通勤火车,我又与火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通勤的职工大约有五、六百人,每天大家不约而同坐上通勤车,简陋的车厢里顿时热闹起来,女同志忙着织毛衣,男同志忙着甩扑克,大多数人还是在聊天说笑。通勤车不晚点人人皆大欢喜,一旦遇上晚点,被压在小站上不得动弹,大家就只能在车上多呆一两个小时了。通勤的日子有苦有乐,虽然每天都要起早贪黑,人特别辛苦,但有那么多人相伴同行,也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。四年后,我结束了通勤来到了机关。在机关工作,出差的机会多了,坐火车的次数也就多了,大多都是在本局管内往返。那时站车秩序已经有了很大改观,车厢整洁多了,列车员服务态度好了,停站少的快车也增加了,每次坐火车就有了新的体验和舒适感。但也经常有签不到座位的时候,只能在车厢连接处铺张报纸将就几个钟头了。

1997年3月,我南下深圳办事,平身第一次坐了广深快速列车。那宽大的玻璃窗,那柔软舒适的高背座椅,那风驰电掣的速度,让我这个老铁路也感到了惊奇,心里感叹道:什么时候全国的铁路和列车都变成这样该有多好啊。做梦都没想到,时隔不到一个月,中国铁路奏响了大提速的铿锵号角。1997年到2007年的十年时间里,铁路进行了六次大提速。1997年4月1日,铁路开始了第一次提速,提速主要在京广、京沪、京哈三大干线进行,允许时速超过120公里的线路延长为1398公里,时速超过140公里的线路延长为588公里,时速超过160公里的线路延长为752公里。2007年4月18日,全国铁路正式实施第六次大面积提速,时速达到200公里以上,其中,京哈、京沪、京广、胶济等提速干线部分区段达到了时速250公里。与铁路大提速同时期,全国铁路建设施工大会战全面展开,高铁建设发展更是突飞猛进,全国铁路运营里程一年一个变化。1949年,我国铁路里程仅2.2万公里,而且技术标准低,近一半处于瘫痪状态。1978年增长到5.2万公里,增长了1.4倍。2002年,铁路营业里程达到了7.2万公里,比1978年增长了39.1%。2017年底,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已达到12.7万公里,其中高铁营业里程2.5万公里。增长的不仅是里程,1949年铁路平均时速只有43公里,仅2004年的第五次和2007年的第六次大提速,运输能力就提高了50%以上。2008年7月1日,世界上海拔最高、建设难度最大的青藏铁路全面开通运营,这条神奇的“天路”让高原天堑变通途。同年8月1日,世界上运营速度最快的铁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运行,设计时速达到350公里,从北京到天津不到半个小时。

如今,当一次次坐在高铁上,坐在动车里,坐在直达列车中,我总有一种恍如梦境的感觉。我不知道地球上还有没有别的国家能够在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里,让铁路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但是,我在中国大地上,和亿万同胞一样,真真切切享受到了铁路巨变带给老百姓的便捷和舒适,我想,这就是我们的改革开放时代才能创造的奇迹吧。自从当选了中国残联主席团委员、中国盲协委员和江西省盲协主席,我上北京、去外地开会、学习的机会增多了,每次外出,我首选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,因为再也不用担心票难买、车难坐了,再也不用害怕晚点了,还有喜欢坐火车的感觉,喜欢火车一日千里的速度,喜欢高铁小姐甜美的笑声。

    一声长长的火车鸣笛,把我从梦幻般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,厦门站就要到了,我暗自惊诧,原来21小时的旅程,现在只要5个小时就要结束了。列车员一手帮我拎着行李箱,一手搀扶着我,将我送下车。在道谢的一瞬间,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:每次外出都有人陪护,现在铁路不仅仅速度提高了,站车的服务更是细致入微了,或许不久的将来,我自己就会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愉快旅行呢!